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至淫至贱
至淫至贱

至淫至贱

男人的鸡巴已经又硬起来了。看着那根被她的口水滋润得油黑甑亮的阳具,她的小腹顿时又升腾起一股热气。她目光迷离的爬上炕,雌伏到男人的胯间:“爹┉┉给我吃鸡巴┉┉我要吃┉┉”

  男人淫笑着按住她的后脑,然后把鸡巴探进她的口腔:“你别动!”说着开始急速向上挺动屁股,把鸡巴在她口中飞快的抽插起来。男人操够了她的小嘴,却无视她已经开始抚弄自己阴部的事实,却转身趴了起来,把屁股再次顶到她的面前,“再给你爹舔舔屁眼儿,不用多,舔一百下就好,自己查着数。”

  她急喘着扑到男人的屁股上,伸手分开男人的两瓣屁股,滑腻的舌头翻卷着舔到了他的肛门上:“一┉┉二┉┉三┉┉┉”

  壹佰下之后,男人心满意足的转过身子,先把鸡巴插到她嘴里搅了几下,这才将她摆弄成一只母狗的样子,然后把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,“那我就可怜可怜你吧,肉逼都湿成了这个样子,不过你这条母狗得给我听好了,老子的鸡巴捅你一下,你就得学狗叫一声,不然别怪老子不可怜你┉┉”说着把鸡巴一插到底。

  她亢奋的高叫一声,几乎在男人插入的一瞬间就达到了高潮,但随即想起男人的吩咐,便张口“汪”的叫了一声。

  叫声未落,男人的鸡巴又猛的插入,她连忙“汪”的再叫一声,随着男人操她的速度渐渐加快,她的叫声也几乎连成了一片,满屋子都是“汪汪汪”的狗叫声,听到自己被男人操着发出的狗叫声,她体内那异样的快感越发强烈,不消片刻,她便再次抽搐抖动着瘫在炕上到达了高潮,只有那依旧雪白的屁股还高高翘着,让男人把握着操着┉┉她已经记不清楚到达了多少次,只记得自己一直叫个不停,阴道里的水一直就没有停止涌动过,而那男人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凶猛的抽插。

  “说!你爹我操得你舒服不舒服…”男人象狗一样趴在她背上耸动着屁股,上身前探捏住她的下巴,“说!快说!!”

  “舒┉┉舒服┉┉操得舒服┉┉”

  “妈的┉┉”男人十分不满,用力捏开她的嘴,将一口唾液吐了进去:“操得你什么舒服?怪不得象条母狗,连人话都说不明白┉┉你这只知道吃你爹屎的母狗,说!!说我操得你什么舒服!!!”

  她无意识的吞下男人吐在她口中的唾液,沙哑着嗓子回答:“我┉是母狗┉ 你┉┉狠狠操我┉┉操我的臭逼┉┉吧┉┉爹呀┉┉”

  男人发起狠来,边用力抽插边挥舞着两手抽打着她的屁股,“贱人!!!贱人!!!不骂你就不说是不是?我操你妈,操你姐操你老妹┉┉我操你闺女!你他妈贱母狗,生出来的杂种肯定也是母狗!!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  她剧烈的抖动着喘息着,享受着这彻底的放纵堕落的快感疯狂的大喊着:

  “是!!是!!!我女儿也是母狗!!也给你操!!!!!”

  男人被她的回答刺激得更加疯狂,“你妈呢?你姐你妹呢?你老婆婆呢…”

  “都是!她们都是母狗!!也都给你操!!”说着这些疯狂的话,那巨大的高潮又一次降临了,她把脸深深埋在散发着臭气的被褥上,体味着被高潮充满的快感,但男人却不让她如愿,伸手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上身拉起来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一只恶臭不堪的袜子就被男人用力的套在了她的头上,难闻的气味强烈的紧束和眼前的漆黑让她的神经更加敏感,几乎是立刻,一波高潮又到达了。

  这次的高潮更猛烈,猛烈到抽空了她全部的力气,她象一滩泥般趴在男人胯前,只有阴道还在轻微的收缩着。

  男人也到达了顶点,他用力的把套在她头上的袜子扯开一个洞转到她嘴的位置,然后一跃而起,一屁股坐到她柔软的乳房上,将已经开始喷射的龟头塞进那个破洞,也塞进她的口中。

  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喷射进她的嘴里,她呻吟着将精液慢慢吞下,然后含住停止射精的龟头轻柔的吮弄亲吻着,让男人舒服的呻吟起来┉┉┉男人舒服过后,一脚把她蹬下了炕,接着一口黏痰落在她胸脯上,“母狗,老子舒服完了,你可以回家继续当你的贵妇人啦,快滚回去侍候你那王八男人去吧!”

  听到男人恶毒的咒骂她的丈夫,本已经崩溃的自尊和对丈夫的愧疚却忽然涌了上来,她象疯了一样扑到男人身上连抓带挠,张开嘴去撕咬男人的肉:“不许你侮辱我丈夫!!!你怎么糟蹋我都可以,但绝不许你侮辱我的丈夫!!!!”

  男人吓坏了,连衣服也没穿,飞快的挣脱开形如疯狂的她跑了出去,她失去了发泄的对象,趴在炕上嚎啕大哭┉┉┉哭得累了,她忽然想起该是丈夫回家的时候了,出来的时候她没准备晚饭,丈夫一定要挨饿,于是她爬起来拾起风衣,却忽然从立在门边的一块脏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:还穿着丝袜的腿上沾满了泥土和男人的精液,头上还可笑的套着一只全是破洞的袜子。

  她摘下袜子,注视着玻璃中倒映出来的女人,“这是我吗?是我吗?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为什么要委身给那个肮脏丑陋的男人……”她狠狠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?丈夫那么爱你宠你,给你富足的生活给你贵重的首饰,给你想要的一切,让你生活在天堂里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为什么要背叛他……”

  她痛苦的蹲下去抱着头大哭起来:“我知道为什么,我知道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自己送上门来让这个强奸了你的、活得象个蟑螂的肮脏男人玩弄┉┉”她猛的站起来,抓过顶门的木头狠狠砸碎了那块玻璃。

  “因为你是个淫贱到骨子里的臭婊子!!你的丈夫无法满足你低级变态的欲望!!!所以你下贱到给这个拣垃圾的贱男人舔屁眼儿,下贱到让这个浑身恶臭的男人操得学狗叫!!!你这个婊子!去死!!!去死!!!!”

  她用木头一下一下狠狠砸着早就碎裂的玻璃,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握住那根木棍┉┉她哭够了,终于冷静下来。

  抚弄着略有些肿胀的脸颊,她担心起来:“这可怎么办?丈夫会发现的┉” 忽然间一股恐惧充满了她的心脏,如果丈夫发现了她的出轨,那么她的一切都完了,包括她的母亲和弟弟,她们一家将失去一切,房子、车子、工作,这一切本都是丈夫给的,如今她如此彻底的背叛了他,结果会是如何?她不敢想象。

  于是她慌忙将风衣穿上,胡乱的用男人的破背心擦了擦脸然后向门外跑去,临出门的时候,她看到刚才给男人擦屁股用的手绢——那是丈夫送给她的礼物,犹豫了一下,她还是把手绢拾起来,然后飞快的跑向家的方向。

  “上帝啊,千万不要抛弃我┉┉不要让我的丈夫发现我的背叛┉┉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丈夫不忠了┉┉”

  她走后,那猥亵的男人回到屋子里躺倒在炕上,回味着她被糟蹋时疯狂的样子,鸡巴不由又坚硬起来。

  男人边揉搓着鸡巴边微笑着想:“贱货,你还会回来的!一定会的!!”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