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明媚纯粹的爱
明媚纯粹的爱

明媚纯粹的爱

在开始叙述这段经历时,我觉得我有义务奉劝各位朋友,不要网恋,不要企图在虚拟的网络中寻找真正的爱情,美好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虚幻的。网恋致命的诱惑力就在于它的因为虚幻而近乎完美的幻觉里,虽然在这样的感情里,可以抛弃一切现实中沉重的负荷,完完全全地沉醉在感情的世界中。人内心总有一种为所欲为的冲动,尤其是在风险足够小,诱惑足够大的时候,作何人都不能抵挡。


  但是,那只是一场游戏,一场梦。虽然这样说,是对我这一段感情的一种亵渎。


  渐渐的,她向我敞开了心扉,而我可笑的网恋也拉开了序幕。每天深夜,互加了QQ好友的我们经常是聊到依依不舍。


  我和她象哥俩一样大声说笑,调侃对方,嬉笑怒骂,非常随意,没有任何的勉强和造作,滔滔不绝的话语在各自的头像亮起来的时候就倾泄而出,仿佛我们之间有着永远也说不完的话,开始,我也觉得这个俩个年轻人在寂寞或孤单时的一种排遣方式,这段日子,也是我最开心,过得最轻松的日子,孤单或者寂寞的时候,可以守候那跳动的企鹅头像,那时候相互欣赏而没有目的性。然后,象所有的网恋故事发展的一样,不经意之间,我们都相互感觉到了对对方的好感的依稀的依恋,但我们一直没有打开潘多拉的盒子,我们还是相处得规规矩矩,因为那时候,我知道了,她是个已婚的少妇……于是,她不敢,我不忍。只是这样在网络间用手指延续我和她的默契。


  但是,我低估了网络的力量,低估了这个21世纪强大的电子媒体,低估了被我隐藏了好多年,被生活的总总琐碎压抑着的欲望。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喷薄而出的感情,可以说,我的心被她完全征服和俘虏了。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陆那该死的QQ,赤红着眼睛寻找她的存在,看到她在的时候却总是装作不经意间的偶遇……那些等待着QQ点亮的日子,持续了差不多四个月,等待中带着幽怨还会掺杂着喜悦,可以说,我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等待上或者去等待的路上。天各一方的两个人,就这样在网上喜忧参半的愉悦着。我想这也是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将网恋进行到底的原因之一吧。


  天雷地火还是让本不是两条轨道的人相爱了,然后,我们象所有网恋的人一样——见面了。当时已经是深秋了,感觉还比较冷的。但懒洋洋的太阳还是挂在天上,好像要见证我那幸福的一刻才肯罢休。约定时间差不多到了,却没看到她的身影,我心里着急得象有双爪子在挠,想想觉得女人基本都会迟到的,基本上都这样,否则她就会感觉显示不出来她的身价一样!一声银铃般的笑声飘来,终于她来,真的很美丽,我没有看走样,雪白的外衣,一双美丽的靴子,柔顺并且乌黑的长发。高佻的身材,这一切都令我沉醉不已,让我顿时看呆了,而且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
  等了许久,安子见我盯着她看也不说话,开始有些恼怒起来,微红的脸蛋拧了起来。感觉到了我唐突佳人,我连忙向她赔罪。接着,我们慢慢的沿着河堤散步,我们就象两个正热恋中的情侣一样,肩并肩,没有初次见面的尴尬,象认识了好多年的老朋友一样,而她也毫不吝啬的表现出对我的好感。我试探着拉了她的手,在象征性的拒绝两次后,终于让我握到了。安子的手指很修长,白嫩白嫩的,指关节之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,握着她冰凉的小手,我兴奋得脚都不会走路了……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而且河边的风比较大,我搂着她,拉近我的身体,在街上慢慢走着。她的胸部真得很大,走路一颠一颠的,大衣都裹不住,我得手我随着走路偶尔碰触一下。不找到有多久没碰过女人了,柔软的感觉另外十分舒服。


  我拉着她上了辆出租车去了一个叫王子餐吧的一般餐厅。两个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性格合得来,一顿饭下来,我们吃得都很开心,她是个乖巧的女人,一点都不铺张浪费,一点都不做作。然后我们去了一家大型的娱乐场所玩,两个人,情侣卡座,两个人挨得近近的,配合着桌子上摇坠着的红烛,昏暗的灯光,我觉得这样朦朦胧胧,欲说还休的状态相当的美丽。在这里,在这美丽迷人的灯光下,她主动谈到了她的家庭,却是昏暗的……她结婚三年了,老公比他大四岁,长得一表人才,恩温尔雅,是一个事业单位,而且比较有油水的事业单位做个小头目。认识她的人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,说她会挑老公。一边说着,她把衣服拉下,我看到了两条条明显的淤痕在身上。


  她说,这些都是他老公打的。因为是个领导,他每天都有数不过来的应酬,喝完酒回家,就会拿老婆来出气,轻着谩骂,重者动手打一顿。但每天早上酒醒起来,他又会自责不已,跪在地上向安子认错,每次醉酒以后都是如此,周而复始的。


  安子厌倦了,提出了离婚,才知道,为了她的侄儿,父母和哥哥向他老公借了将近三十万治病。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,但恕我不能说出来。


  反正她走不了……她老公威胁她说,她一走,他就把她父母告上法院,还会叫人废了她哥哥一家。


  就这样,她只能忍辱负重的活着。他们也曾经去看过医生,知道这是一种心理疾病,而且如果给他发现她和其他男人交谈时间长一点,回去一定是顿暴打和虐奸(这个是我和她很熟以后,她才告诉我的)……说实话,当天,我是抱着不健康的想法和她提出见面的。但听到她说着这些,欺负她的念头完全消失了,我反而觉得她是需要我保护的对象。


  晚上,我到宾馆帮她开了一个房,安顿好后,就准备离开,她幽幽的说,她是偷偷跑出来的,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去,希望我能陪陪她好好的聊下。我留下了,陪着她在电脑前一边看电影一边聊天。因为玩了一天吧,大家都有些累得样子,十一点多得时候,我把床垫拉倒地上,一边说她睡床,我睡地上。外边开始下起雨,而且打雷,接着开着灯睡,过了一会儿她说还是害怕,问我能不能睡在一起,我知道,明灯后墙,孤男寡女,做君子还是做色狼?我人生的第一次偷情拉开了序幕……于是半夜里我们又把床垫抬上床,然后两个睡下,但我怎么都睡不着,我延着脸去亲她,安子惊呼一声,眨巴着大眼睛注视着我,我才发现,她的眼睛是如此的漂亮,睫毛很长,很有味道。她双手抗拒的抵到我胸前,说了一大堆,虽然她丈夫这样对她,但她也不能这样背叛他;只想和我做对精神上的恋人,她已婚之类的话,但我一句话都听不进去,满脑子的的龌龊。我把手插入她的头发,不顾她的挣扎,霸道的亲了下去,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,嘴里感受着她的香舌,说不出的陶醉。渐渐的我开始把持不住了,而她的鼻息也开始变重,眼神更朦胧了。她穿着一件绿色的小毛衣,胸前的山峦把衣服撑得高高的,不过此时我可顾不上欣赏她的穿着,一边用舌尖挑逗着她的耳垂,一手把她的小手压倒身后一手把小毛衣上掀。接下来的一幕让我血脉喯张,竟然是豹纹的啊,我只在日本文艺片里看到过得内衣款式,饿虎扑食的把整个头埋了上去。


  她呻吟,挣扎,不停的扭动,慢慢的,她垂下了双手,一张脸红得象要滴出水一样。我缓慢的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,把她胸前的葡萄含进了嘴里,用舌尖和牙齿轻柔的吸吮着,感觉象在吃蘑菇,滑嫩无比。双手不停歇的抚摸她的周身,最后停留在她牛仔裤的纽扣上。这时,安子才真正的急了,一把捂住我的手说,我们这样已经行了,再下去就真正的背叛我老公,红杏出墙了。我热烈的吻着她,向她表达我的爱意,你老公不懂得珍惜你,让我好好的疼你吧。或者是箭在弦上,或者是雷打得越来越响,她放弃了抵抗,反而把手抱住了我的肩膀,献上了她的香唇。


  强压着快把我烧焦的欲火,缓缓的拉下安子的牛仔裤,我的动作轻柔得象打开一张名贵的油画,她的曲线,她的身体顿时完美地展现在我眼前,在一阵长久亲昵的抚摸后,我快速的除掉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,我的鸡巴在我拉下内裤后崩地弹了出来,红褐色的龟头不断的像她致敬,不再理会她羞愧的表情,我趴在她身上,下身一用力,我得分身滑进了一处湿滑细腻的幽径,一刹那的接触另我们都同时闷哼了一声。那么紧,她不停的说轻一点,疼,而且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我特喜欢她这表情,而且激起了我的兽欲。开始还有点怜惜,可慢慢就把持不住了,加大了速率与力度。


  她的脸色变得潮红,眼睛好像要喷出水来,身体逐渐升温,覆上一层模糊的红晕,很快,我就感觉到一股无法控制的激流,伴随着她的呻吟,汹涌而来,我周身抽搐,大腿开始不住的乱抖,刚想拔出来的时候,安子按住了我,说没关系,话都还没说完,我的鸡巴急速的颤抖,粘稠样的精子进入了那美丽富饶的地方,或许刚才太亢奋了,我累得趴在她身上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。第二天早上,当我醒来时,安子已经离开了,什么字条都没有留下,就好像她从没来过,就好像我刚做了个春梦醒来一样。


  再次见到安子,是在一个星期以后,我知道,她一直躲着不肯见我,而且她还曾经和我说,如果我对她有感情,请不要打电话给她,碰倒他老公知道,她不知道怎么办咯。她告诉我,她受不了背叛丈夫的内疚,受不了被千夫所指的责骂。


  我却不紧不慢的和她聊天,天冷天热让她注意保暖,每个节日都送上我的祝福,始终温柔的对她,就这样,她默许了我成为她网上的老公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描绘我们相爱后的幸福,电脑成了我唯一的寄托,两个人都在线的时候,我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愿意离开,哪怕只有短暂的几个小时的等待,我也会觉得漫长如几个世纪。


  对于人生,对于我和安子的未来,即使是对于我们现在的感情,我也不能乐观,觉得这样的感情会随时消逝,把握不住的悲痛时时涌上心头,在我的身上蔓延开来,像潮水一般,慢慢的然而又是不可阻挡的吞没了我。那段时间,我是真的想和她在一起,和她结婚,和她生个小孩,组成一个美满的家庭。我是真的愿意抛开所有顾虑,抛开所有流言蜚语,我甚至有着放弃家庭,放弃工作,放弃所有的一切,和她在一起。放弃柴米油盐,给感情卸下一切的负担,让我们的爱变得纯粹而透明。只是,她迟迟不肯,她迟迟不愿意做出伤害任何人的决定,我的心渐渐的被悲伤所淹没。


  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当初我就知道,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,只是我不能克制住自己。我们的感情发生在晚上,是属于黑暗的,最终也只能归于黑暗,永远没有出头的那一天,我知道,这是命定的结局。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挡不住思念之情,不顾她的反对,坐了大半的小时的车,我到了她住那个地方的门口。


  她迫不得已来接见我的时候,有些激动,也许还有些害怕吧,脸显得有些惨白。


  我只是来见见她,我不是来伤害她的,当时我也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。恰巧她老公不在家,单位组织到另一个县城考察了,我留宿了在她家。在她和她老公的床上,在他们的婚纱照下,在我半强迫下的完成了我的第二次偷情,兴奋中带着些许的害怕,现在想起来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让我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?是爱情吗?我觉得不完全是。


  那个下午,或许环境刺激着我,或许,偷情异样的感觉感染了她,她从被动到主动为我口交,骑在我身上摇晃不停,我前后一共来了三次,下床都差不多站不稳了。我们身上的汗水和体内淫荡的液体把铺在床上的纸打湿了一大片。请原谅我不再愿意描述那个傍晚的具体经过,不管人家的婚姻状况怎么样,毕竟我在别人的床上,把别人的老婆骑了又骑,用尽了在东瀛文艺片里学到的一切招式。


  虽然,偷情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,但我知道,我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,尽管他并不知道。当天晚上,我就坐车回来了。而从那以后,我和安子断断续续的纠缠了一年,每一两个星期,我们都找着各种的理由在第三个城市短暂而又甜蜜的相聚。但我们都知道,我们没有将来,我们都默契避开这个话题,在现实面前,我们连乞丐都不如。直到她有了小孩以后,我们的爱情也随风而逝。


  【完】